世界名人網

世界名人網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關閉窗口
  全屏顯示 大字顯示 小字顯示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我看名人]

“大熊貓爸爸”潘文石 獲影響世界華人大獎

世界名人網特約記者淺淺編輯報道          錄入于 March 18, 2010 at 10:57:15:
贊助商廣告
AD from Our Sponsor
近日,北京大學生命與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潘文石獲得由鳳凰衛視等海內外十余家知名華語媒體機構推選的“影響世界華人大獎”,以表彰他在野生動物研究、保護與生態文明建設方面所作出的積極努力與突出貢獻。

2009-2010影響世界華人盛典是由鳳凰衛視及鳳凰網策劃發起,北京青年報社、中國新聞社、明報、南方報業傳媒集團、新浪網、星洲日報、新加坡聯合早報、世界日報(北美)、香港文匯報、亞洲周刊、歐洲時報、美國僑報和北京大學共十余家在內地、香港、東南亞、美加及歐洲富影響力的華文媒體和機構共同主辦的華人年度盛世,至今已舉辦三屆。華人盛典由來自主辦機構的百名資深媒體人推選出本年度,身處新聞大事件核心、在不同領域成就卓著、對世界具影響力并受全世界關注的10至12位杰出華人,頒授“影響世界華人大獎”和“影響世界華人終身成就獎”。大獎分為科學研究、公共事務、文化藝術、體育競技和希望之星五個類別,潘文石獲得的是科學研究類“影響世界華人大獎”。

潘文石現年73歲,但他有50多年的時間都是在野外考察研究中度過。潘文石的心中,始終有一個美好的愿景:物種多樣、生態和諧、人民生活健康祥和的社區最終會一個個地建立起來。因為他相信,只要每個人都貢獻一點力量,整個世界就會越來越美。他常常對他的學生們說,“一個人的生命價值,不僅僅是為了自己,還應當為周圍的人;我們的辛勤勞作不僅僅是為國家爭光,其最終目的還是為了全人類;保護自然不只是為了當代人的安全,更重要的是為了兒孫后代……”。

在潘文石的廣西崇左多樣性研究基地大門外巨石上,清晰地鐫刻著“大道之行也 天下為公”兩行大字。簡單的九個字,卻是潘文石50多年研究生涯一直堅守的倫理準則,同時也是他在不斷探索實踐的理想目標。

“大熊貓爸爸”的由來

現年73歲的潘文石有一個可愛的稱謂——“大熊貓爸爸”。潘文石是中國野生大熊貓研究和保護先驅者之一,他從1980年起在臥龍、秦嶺的野地中對大熊貓進行了17年充滿挑戰與艱苦的追蹤,深入了解野生大熊貓的生存方式及生存壓力,弄清了大熊貓瀕臨滅絕的真正原因并非自然引起,而是由人類的錯誤行為所致,最終為國寶大熊貓尋找到了一片安寧自由的棲息地。

25歲時被大熊貓所打動

潘文石出生于泰國的一個華僑家庭,太平洋戰爭爆發前,隨父母回到了廣州。這個出生在南亞陽光下的少年酷愛杰克·倫敦的小說《野性的呼喚》和《白牙》,他想將來要到荒涼遙遠和神秘的地方去。果然,在一生的大部分時間里,他去了并留在了那些地方,把他的年華,他的學識,他的正義感,都留給了野生動物。

2004年曾有媒體采訪潘文石,為什么選擇了大熊貓?他說25歲大學畢業那年,在動物園,第一次抱大熊貓幼崽,被大熊貓幼崽緊緊抓著,還被大熊貓幼崽的嘴啃咬著兩臂和肩,把他的心都啃酥軟了,于是心想,這輩子要研究和保護這種可愛的動物。果然,他和他的學生們成了野生大熊貓最信賴的人類朋友,潘文石被稱為大熊貓之父,英國人叫得更貼切:大大熊貓爸爸。

大大熊貓爸爸表述的語言相當精確而且易懂,深入淺出地糾正了我們很多關于大熊貓的誤解,一些根深蒂固的錯誤概念今天得到了糾正。

竹子開花餓不死大熊貓

我們都聽說秦嶺竹子大面積開花死亡,大熊貓面臨滅頂之災的說法。1983年底至1984年初,四川地區死了8只大熊貓,趕巧的是60年才開一次花的竹子開花了,于是一種觀點開始在全國盛行:竹子開花導致了大熊貓死亡。為了保護國寶大熊貓,全國各地開始籌集捐款,打算把野生熊貓統統圈起來飼養。這時,潘文石向中央提交了一份報告,堅決反對人工飼養野生熊貓,因為那樣做的結果只會破壞野生熊貓的種群結構,而且還可能導致它們不再繁殖。他的舉動受到某些同行的白眼,但是良知促使他一次又一次地給各級政府做工作,最終驚動了中央并且使人們停止了錯誤的保護行動。但是因為這件事情,潘文石得罪了很多人,原來許諾給他們的研究資金沒有了,一些研究被迫暫時停止了。

繁殖不靠看色情電影

潘文石說,人工飼養的大熊貓被人類照顧得太好了,每天吃雞蛋,喝牛奶,沒有運動,連排泄都成困難,別說交配了。因為人工飼養的大熊貓沒心情繁殖后代,有了另一種說法,大熊貓繁殖后代只能靠人工授精,這樣生下來的幼仔成活率又很低,大熊貓瀕臨滅亡。英國BBS采訪潘文石的時候問了一個讓人啼笑皆非的問題,聽說大熊貓性欲冷漠,要給它們看看色情電影,提高興趣,幫助它們繁殖后代。潘文石說還有別的外國通訊社都問過這個問題。潘文石笑哈哈地說,大熊貓怎么會看得懂畫面呢,它完全是靠氣味辨別,大熊貓的臀部有兩個腺體,發情期就會在樹上蹭,留下的氣味里什么信息都有了,用我們的話說,身高體重出身相貌等等,所以公大熊貓不會去找沒有發情的母大熊貓交配,母大熊貓也不會和沒有生育能力的公大熊貓糾纏,它們的目標很準確,不會浪費工夫,它們有它們的方式,人類太想當然了。

潘文石說,有的人認為,一只公熊貓和一只母熊貓放在一起就會繁殖。其實在野外,一只母熊貓往往要同時接受好幾只公熊貓的競爭追求,才能激發情欲。而在動物園里,不能自由地生活,除了吃就是睡,別無選擇地給你生拉硬配個對象———別說是熊貓,換成是人被關在里面,整天又沒有運動,都沒有這個興趣!

潘文石說他在野外觀測大熊貓這么多年,曾花4年跟蹤大熊貓嬌嬌,親眼看到它交配分娩。嬌嬌兩年產一仔成活率百分之百,最近9年的增長率為3.5%,不但與全世界人口增長率最高的國家盧旺達持平,更是遠遠高出北京僅為2‰的人口增長率。憑什么說大熊貓的繁殖能力下降。人類如果愛大熊貓,就應該放它們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圈起來養好吃好喝好才是害了大熊貓。

至于箭竹開花也是杞人憂天,大熊貓的食物箭竹有兩三種,其中一種開花沒問題,大熊貓只要平行遷移二三百米,就能獲得其他品種的竹子。在竹子開花說法最盛行的時候,潘文石在野外也沒有看到大熊貓有饑餓的跡象。

潘文石說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底氣特別足,因為他在山里和大熊貓一起鉆竹林子鉆了10年,那些數據,那些論點,都不是試驗室里憑空得出來的。

反對克隆大熊貓

1993年,秦嶺的生態環境進一步惡化,潘文石眼看著伐木工人已經開采到離熊貓出沒的區域只有一山之隔了,炸山開路之聲把正在覓食的、正在哺乳的、正在酣睡的大熊貓驚嚇得四處奔跑。潘文石和他的研究小組寫了一封“致國家領導人的信”,信中陳述了秦嶺環境的危機和解決辦法。朋友勸他,算了吧,別再費力氣了,多寫些論文對你才是最有用最實惠的。潘文石說,寫論文可以換取社會上的地位和金錢,但是如果秦嶺的森林沒有了,大熊貓也消失了,我寫再多的論文也沒有意義。作為一個科學家,重要的不是發表論文,而是讓全人類有一個更好的未來!于是他繼續堅持向國家領導人寫信,終于得到了中央的批示“立即停止采伐,安排職工轉產,建立新的自然保護區”,保護了秦嶺這個最后一片大熊貓的棲息地。潘文石說,人類要想保護動物,當之要務,就是節制自己的行為。

關于大熊貓,潘文石發出的最強硬的聲音就是反對克隆大熊貓,這個事情驚動了國家領導人。有記者問他你為什么反對克隆大熊貓?潘文石說英國克隆了羊多莉,國內就有科學家聲稱要克隆大熊貓,權且稱他為科學家吧。我堅決反對,當年我從野外回到北大,中央領導就過問下來,潘文石為什么要反對克隆。我說我不反對克隆,我反對克隆大熊貓。要想研究克隆技術,克隆白老鼠好了,還有羊也可以,因為這些動物大量繁殖和解剖,大熊貓你不能拿來宰。不解剖,你怎么得到那么繁雜的數據。如果為了繁殖更多的大熊貓,大熊貓能夠靠正常交配繁殖,不需要克隆。從技術上說,胚胎移植不可能,異種克隆也不切實際。他在《光明日報》上寫文章,在科學大會上說服所有的科學家,最后投票決定,中國不再克隆大熊貓。我問了句聽起來冷漠的話,就是克隆是不是不僅僅有繁殖的目的,還有純粹科研的目的?潘文石堅決地搖搖頭,人類不是打著科研的幌子,就可以為所欲為的。研究的目的是什么,是保護大熊貓,是愛大熊貓,這是根本。

可以想象蜚聲中外的潘文石的處境并不好,因為他太敢講真話了,他反對所有虛夸的、不切實際的行為和言論。但是他無所顧忌,上上下下都知道北大有個又臭又硬的潘文石,他的存在制約了關于大熊貓研究和保護的錯誤方向,他堅持,對大熊貓的研究,發表文章不是目的,寫書不是目的,讓大熊貓得到保護才是目的。拿不到國家的專項科研經費,北大的領導問他需要什么支持,他說,只要我入獄的時候,你們把我保出來。不是科學家就沒有政治風險,因為真話往往是不振奮人心不入耳的,潘文石“文革”的時候入過獄。我們現在這個社會更加開明,更加相信科學,更人性,更加有正義的聲音發出的通道,大大熊貓爸爸潘文石的存在證實了這一點。

在秦嶺鉆了十幾年竹林

潘文石1985年開始在海拔3000米的秦嶺鉆竹林考察大熊貓,這里是大熊貓最后的棲息地,這一鉆就是十幾年。他的學生曾周在進入秦嶺第39天就犧牲了。當時他面臨著巨大的壓力,“我必須面對我無法逃避的責任。但是真的太難太難了,除了媒介輿論的壓力之外,我的家人都在責怪我。當時我幾乎要垮掉了,壓力實在太大了。但不能放棄,放棄就不是我潘文石了!

但是禍不單行,他自己也在山里摔壞了肛門,他躺在招待所里沒有人管,每天靠蜂蜜拌一個雞蛋維持生命。他當時很灰心,寫信給他的爸爸,說我此時此刻產生了最大的迷茫,想不明白我為什么要在這里,我可以在國外條件優越的試驗室里工作,可以出去讀書,但是我為什么要把自己陷于不被別人理解同時如此危險的境地。爸爸回信說,我們是從國外回來的,不需要出去鍍金。這種生活不是你從小所向往的嗎,你要堅持。他堅持下來了。

潘文石眼中的大熊貓

記者問潘文石,我們從小在動物園看大熊貓,對大熊貓的印象就是行動遲緩,啃竹子,睡大覺,憨態可掬,是人類的和平大使,像幅畫一樣。它們在野外的本來面目是怎么樣的?沒想到這么一個簡單的問題,讓潘文石沉吟了很久,才說,大熊貓生活在海拔3000米的山上,雪線以上,自然條件殘酷,它以竹子為食物,每天不停地吃竹子,吃幾十斤才吸收到一點點能量,它不是不想吃肉,是吃不到,大熊貓沒有攻擊性,很多比它們強大和完善的動物都消亡了,但是大熊貓留存下來了,你說它可敬不可敬。熊貓的幼仔出生只有一個半雞蛋那么重,相當于人類4個月的胚胎,按理說也是生存能力弱的體現,但是大熊貓就是在一系列的不完善中走過了110萬年的歷史。生命其實是一種偶然機會,世界上的物種,100個里面就有99個消亡了,大熊貓存留下來。這說明什么,說明生命的延續其實真的不需要十分完美,十分精巧,只要勉強能維持就可以了,大熊貓就是告訴我們了這個道理。潘文石還說,你看大熊貓終身保持稚態,不像人類和其他動物,老了會變萎縮衰敗丑陋不堪,熊貓從出生到終老,都快快樂樂的樣子,像個孩子。潘文石說這話的時候,真像個爸爸。

“大熊貓爸爸”子女多了

安頓好熊貓寶寶后,潘文石將他的關注目光轉向了瀕危靈長類動物——白頭葉猴。1996年,潘文石帶著他的研究隊伍來到風光秀麗的廣西崇左,建立了“北京大學崇左多樣性研究基地”,展開對白頭葉猴的研究。潘文石發現,白頭葉猴的數量不斷減少,很大程度是由于當地群眾大量砍伐致使環境不斷惡化造成的。他以“科學家—民間企業—政府”三結合的方式,積極倡議,并身體力行,為當地人民修建沼氣池,農民不再上山砍伐薪柴,白頭葉猴的生存家園就得到了保護,山區的生態多樣性也開始逐步恢復。

2004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潘文石了解到中華白海豚也同樣面臨著生存困境,于是,“大熊貓爸爸”想保護的“子女”又多了一個。中華白海豚有“海上大熊貓” 美譽,生活在北部灣,為中國獨有。潘文石說,“如果讓這么珍貴的物種在工業化的浪潮中消失了,那實在太可惜;而且真消失了的話,那也表明我們的生存環境已經被破壞到一定程度了!睘榱瞬蛔屵@樣的悲劇出現,潘文石在北部灣建立了北京大學中華白海豚研究基地,6年來,他考察了整個北部灣周圍的地貌、生態系統,并且不斷地在政府與百姓之間奔走游說,解說白海豚保護理念,提出工業規劃合理策略,為北部灣經濟與自然保護朝雙贏方向發展而不懈努力著。

“生態社區”建起來了

在研究基地從秦嶺移至崇左之后,潘文石的研究環境較之以往發生了很大變化。以前研究大熊貓時,是在空無一人的深山中,而在白頭葉猴聚集的崇左地區,周圍則生存著一批貧困的百姓。初到崇左的潘文石研究條件異常艱苦,有時連基本生存都很難保證。當地人的生活環境讓他感慨:沒有像樣的公路,沒有電燈,沒有足夠的食物,沒有清潔的飲水,孩子沒有學校,或者有也破爛到無法想象,老遠都找不到醫院……此時的潘文石深刻感覺到,環境保護的問題不是單靠科學家或者環保主義者的熱情和堅忍不拔就能解決的,也不是統計些數據出幾篇論文就可以改善的,環境的改善不能和老百姓的生活脫節;诖,潘文石的北大崇左物種多樣性研究基地應運而生。他說,這個研究基地,不僅研究白頭葉猴,更重要的是研究白頭葉猴和老百姓的關系,探索一條兼顧珍稀物種、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和當地人民生存發展的途徑。

事實上,經過近十年的努力,潘文石構想中的“物種保護、生態建設與人民生活改善”三結合的和諧社區已經初具模型了,2008年《紐約時報》就曾撰文說,“潘文石領導一個隊伍,研究了一群猴子,保護了一片村莊”。潘文石用自己科研所獲的獎金以及從政府和企業募集來的資金,為當地百姓修公路、造沼氣池、引清潔水、建學校,解決他們長期以來的能源、教育、飲水等問題;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告訴當地人民“保護生物多樣性是人類走出環境困境的關鍵”;他做報告,開演講,將自己的生態文明理念傳播給更多的人。

按照潘文石的規劃,崇左地區的生態社區建設還在有聲有色地進行之中。對于這樣的一個良性循環的社區模式今后能否廣泛建立起來,潘文石信心滿滿:自然保護會逐步成熟起來,只要有信心、有恒心、有策略、有步驟、有規劃地進行下去,人類與大自然美麗共生共存美妙圖景肯定能實現。

“科研觸角”伸更遠了

2009年,生物學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的潘文石還有一個意外發現。經過“西部淘金”式的挖掘,潘文石在廣西江州木欖山智人洞發現了一件距今約十一萬一千年前的下巴頦,這是現代人演化歷史上一個重要環節的化石證據,它為探索現代人是從非洲而來還是有多個起源提供了新的證據。很多人詫異,一向研究生物的潘文石為何在化石上也能有重大發現。而2009年北京大學周其鳳校長到崇左基地看望潘文石時可謂“一語道破天機”:這個重要發現雖意外但還是在他長期不間斷的研究基礎上才能獲得。

在潘文石的工作計劃表上,2010年已經安排得滿滿當當了:他將開辟新的研究領域,爭取對廣西西南部喀斯特生態系統中獨特的哺乳動物和鳥類有系統地了解;他將和新加入的研究力量一起,把對社會生物學的研究繼續向前推進;此外,他還將利用社會、政府及國內外的力量,用一種“三結合”的模式,繼續改善研究基地周圍群眾的生活環境。

潘文石說,也許是他的基因里就帶著一股對未知世界冒險的沖動,所以他樂于在寬廣的自然天地里行走,做一些讓世界更美的事,50多年來從未改變。他說自己會一直行走下去,直到不能再走為止。

3月27日,2009-2010影響世界華人盛典將在北京大學百周年紀念講堂隆重登場,潘文石將親臨現場,接受世界的喝彩。潘文石說,“我與北大,已有50多年的淵源。感謝北大一直以來對我這種‘常年在外’科研方式的理解和支持。能在母校的舞臺上獲得一個對自己的認可,是我莫大的榮幸。這個獎不僅屬于我,更屬于北大!睂脮r,鳳凰衛視及鳳凰網將通過衛星和網絡將典禮盛況向全球華人同步直播。



我看名人
Email: 我看名人
責任編輯:005
回 [ 我看名人 ] [世界名人網]
本文相關內容僅提供信息參考,敬請指正。

★………………歡迎讀者推薦投稿…………………▲
★……………所有作品版權歸原作者………………▲
★………所有圖文音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歡迎建議和提問,寫給: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國貿易機構
Auto Houston ZZI.Net 網站設計 廣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權/免責聲明][隱私保護][鼎力支持][編輯部~.*]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設計并維護
亚洲成在人网站天堂_巨乳人妻_亚洲一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