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網
世界名人網|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顯示大字顯示 小字顯示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名人訪談]

朱云來在2019中國財富論壇“全球與中國經濟:不確定性中的新引擎”上發表演講

世界名人網記者欣欣報道
于 July 09, 2019 at 04:07:21:

贊助商廣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網訊 2019年中國財富論壇于2019年7月6日至7日在青島舉行,本次論壇圍繞“財富助力航運貿易金融創新”這一主題展開。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前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朱云來在論壇的全體大會“全球與中國經濟:不確定性中的新引擎”上發表演講,認為我們的經濟長遠潛力巨大,需要一點耐心和時間,所以希望大家能夠淡定、氣定神閑地進行系統調整,這樣未來國家會走得更好。

主持人:先問一下朱總,您怎么判斷中國經濟、全球經濟的現狀?

朱云來:燕生剛才在前面已經講了國際形勢改革,聽他談到了焦慮,其實現在世界各國普遍都存在焦慮,這也很自然,是經過一個相對比較長期的快速發展過程之后出現的系統性的問題。各國都以各自的本身利益為第一出發點,這也是各國政治的重要基礎前提。經歷了相對快速又復雜的發展之后,伴隨出現了各國間摩擦、世界經濟出現的問題,從而出現重新的審視與談判,其中也包括貿易戰。

  世界各國自從2008年經濟危機以后,一直采取系統性的信貸擴張,寬松的金融政策。這種方式在一開始的時候也許很管用,它刺激了發展、投資,的確使經濟得到一定程度上的增長。這種短時間內系統貨幣迅速增加,可能在至今為止的世界歷史進程中第一次出現。過去我們覺得貨幣體系已經是一個很長期的機制了,仔細想想從1913年美聯儲建立從而有了系統性的現代金融政策也不過是一百年出頭,這一百年放在我們的歷史長河中也不算很長。2008年經濟危機后出現的現象是比較少見的歷史階段,幾乎是百年不遇的歷史危機,大家幾乎都安全渡過了。世界各國都在放松貨幣,帶來的結果貌似沒有經濟的持續性的大幅下跌,但是一直也沒有得到系統性的恢復。好像經濟危機已經過去十年了,也沒誰太敢說完全恢復了。從股票指數來看,現在貌似超過了2008年的水平,但是如果把通脹等因素考慮進去,還原成真實價格的話,可能離恢復到08年之前還有一段路。

  世界經濟進入新階段雖然看上去普遍呈現低迷,找不到新的方向,我們也不必過于焦慮,進步也是要在遇到問題中不斷系統審慎總結經驗做的或許才會更好,F在我們已經做了很多的事情,比方說改革開放、去杠桿、重視科技發展與創新等,我覺得這些東西都是對的,但是它們要起作用也不會那么快,要多一些耐心。新增加的資本投入對科研進步是有好處的,但是資本也不是越多越好,科研進步需要時間,需要慢慢理解,更需要科學的思考,甚至對科研體系系統設立和資本的管理,也是一個要很科學的事情。設立什么樣的項目?投什么樣的項目?這些思考都需要建立在系統性的科學審慎的科研投資體系基礎之上。這件事欲速則不達,甚至可能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

  總之,改革措施起到效果是需要花時間的,既然世界經濟發展沒有那么快,也不太可能更快,不必那么焦慮,多一些耐心系統的梳理一下過去經濟中我們收獲的成效和遇到的問題?梢钥纯椿A生活能力是不是足夠,比如說夠不夠基本的生活保障,夠不夠吃?夠不夠用?既然我們自己有足夠的供應能力,在看不清楚長遠發展前景時,投資也可以慢點投,現在夠吃夠用,就是一個可以不必焦慮可以慢下腳步系統梳理現在的經濟狀況的基礎。

  另外,很多人焦慮的原因是養老,還有一些人現在的基本生活還存在問題。我們真正的生存需要和養老需要,在經濟現狀里的投資規模占比是很小的。據統計老百姓(603883)的收入在30-40萬億左右,而整個經濟規模是80萬億以上,也就是說經濟收入中有一半來自于老百姓的收入,而這個收入的三分之二被用于消費。

  在養老層面,目前我們有2億的退休人口,他們的平均生活成本是兩萬,也就是4萬億一年。我們一年的固定資產投資是60多萬億,按照現在的平均生活水平建立退休人口的養老保證基金的話,什么樣的回報合理呢?4萬億除以8%是多少?50萬億,也就是說50萬億就可以把退休人口的養老基金建立起來,而且只需要做一次,當然以后每年還有新增的退休人口。

  在現在的經濟狀態下,系統地去考慮和梳理過去的狀況,關注建立系統的社會保障體系、養老基金的建立,以及科學有效的科技創新,都是必要的。這些雖然都不是短時間能解決的或者說快速看到成效的,我們如何科學有效的系統性布局也是一個重要的下一程進一步發展的基礎。

  主持人:我把朱總的話,抽象到稍微極端的角度,您的意思就是說,目前經濟下行,應對的方法有點不對。

  朱云來:不是這個意思。我剛才說創新肯定是對的,但是創新的成功率是一定的,不是說百分之百都能成功。比如說科技,比如說AI自動駕駛,大家想象一下,如果我坐在車里,一切自動行駛,這很好。但是以我過去做科研的經歷,這些不是一兩年能做出來,因為要達到萬無一失的標準,是很不容易的,可能一灘泥水濺上來,自動駕駛的一些甄別反應判斷會有偏差,是要有耐心經過精準測算系統考量反復測試最終出現一個優秀的成果。貸款也是同樣,放出來了,最后是否能盈利或者收回成本也不是靠一天兩天就有結論,在已經采取的措施和考量之外在市場試錯的過程中不斷反思總結經驗系統性梳理方向,去找到更有效的投資,這些思考也適用于經濟發展的考量,以及解脫憂慮。

  剛才張燕生講到了國家憂慮,那我們個人的憂慮就是個人生活費用是否足夠,收入是否會提高,而到底是消費還是投資,就是個人財富管理的范疇了。有些快速增長的東西,本身就是焦慮的根源,不是快速增長,既然全世界經濟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整體有些低迷,那么我們不要過于憂慮,心態就要從容一點,多一些思考和耐心。經濟發展的目的最終是落到個人身上的,每個人的生活成本多少?吃飯、租房子花多少錢?價格水平是否在收入水平的合理范圍內?養老需求是否有足夠的錢去支撐,退休后的錢是否維持生活?還是要放下一些焦慮,系統的總結梳理,找到科學有效的路徑實現這些目的。

  主持人:下面問一下朱總,還是想說一下您說的投資以及民生方面的問題。朱總有很多經驗,很多的數據統計。上次跟您談過,您說到了高鐵投資最后產生效益的問題,怎么樣投一些有價值而且對民生有利的東西?

  朱云來:其實發改委一直會做項目評估、項目規劃等工作。只是說可能到了一定的經濟發展階段,大家都覺得可以多創造點貨幣,可以發展得更快一點,覺得可能看得已經很準確了,但是有時候要系統化得考慮問題,這不是一個、兩個項目的問題。市場經濟是一個相對需要系統性思考的問題,你投入一個新的項目,動輒一個項目上千億,這個上千億帶來的經濟效果怎么評估?包括很多上市公司在內,進行的都是一種市場評估,綜合各種因素,F在我們從追求高速發展轉向追求高質量發展,為什么不追求高速發展了呢?這個高速度如果說是能達到的同時能維持科學審慎的系統機制又有經濟效益,那誰不想做呢?當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客觀世界在改變,調整的依據是社會效益要最高、收益要最科學合理。

  剛才有一個分析,現在中國跟1978年以前的計劃經濟相比,市場化經濟有了長足發展,但是如果從另外一個評估進步的角度出發,進行更細致的分析就會發現:我們現在市場化程度到了多少?總體來講,什么是市場化機制?如何通過客觀的市場嘗試試錯的機制,能夠找到一個相對正確的度和方向。哪些事有偏差、可以如何科學有效的進行調整。通過復雜性的市場方式,起到整個經濟發展資源優化、投資優化的最好效應。否則的話,即使有大量投資,投資以后也可能會發現沒有什么用,或者結果遠不如預期,跟這個投資相比,將來的運營成本、投資收益以及最終的回報可能都不容易實現目標。

  觀眾提問:我認為一個國家的創新力上限是文化力,基于一個民族所能承受的張力。創新力的上限取決于民族的凝聚力、文化力,或者說是一個民族所能承受的張力,請問一下各位,這個觀點正不正確?

  主持人:這個請朱總先來回答一下。

  朱云來:這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其實有一定的道理,我盡量去理解你的這個提問。一個民族的創新力,像我們這些從數理化工程、物理系統里走出來的人,是要講知識基礎系統嚴謹的。而從文化層面,你的想象力、你有什么樣的思維經驗、思維方式也很重要。從希臘時期到現代的西方政策,從康德等西方古典哲學家到我國的古代諸子哲學等,發明創新從某種意義上講是沒有限制的。人的進步,最大的限度就是自己的想象力。想象力本身能達到什么高度,你也許就能達到什么高度。大家應該解放思想,應該及時、敢于想象,同時也要重視科學的系統論證,嚴謹的知識基礎可以讓進步更扎實有效。為什么說有些科研最后證明了“此路不通”,也就是前面講過的,科研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還是要有系統的方法。但是解放思想、敢于思考、科學審慎、系統論證,是很重要的。就像剛才講的投資問題,投資項目的論證,我們有沒有足夠扎實的論證?有沒有足夠的系統證據、客觀評估去審慎這個東西對不對?另外,可能你當時的判斷會有誤差,去年看覺得挺好的東西,到今年看可能沒有那么好,那是不是要調整?或者有些過去看不清楚的,覺得沒有什么希望的事情,到現在看又有了新的轉機。這就是市場的活力和隨時調整的作用,也是市場機制的道理。

  觀眾提問:大家好,剛才我們提到了高鐵投資時代,最近我國高鐵已經在全球領先,想問一個后高鐵時代的話題,我們怎么實現高鐵技術的引領?要不要通過磁浮或者更高速的真空隧道的方式去實現創新引領?

  朱云來:剛才講到高鐵,實際高鐵技術過去的標準速度是250公里/小時,其實2002年的時候,上海磁浮的高鐵已經達到每小時400公里,當時據說有一個議題關于新的高速高鐵跟過去傳統的鐵路要兼容、接軌,所以還是輪軌式的。磁懸浮、無摩擦的技術本來非常先進,而且速度量級也差了一倍,從250可以升級到500。但反對它的理由是太貴——3億一公里。但是3億包括了上海試驗線路和全部早期的試驗費,其實真正的建筑成本大概就是1億多,所以跟輪軌式的高鐵沒有什么區別,F在一轉眼,十八年過去了,當時是輪軌式的高鐵,但是現在新的東西又出來了,新的磁懸浮可以達到600公里/小時,超級管道甚至可以達到1000公里/小時。超級管道實際是真空技術,再加上磁懸浮、無摩擦的懸浮,再加上超導,這個技術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但為什么速度很重要呢?當年高鐵其實是日本早期新干線的技術,德國、法國早期的實驗能達到200多公里一小時,而日本實驗室在六十年代初就達到了。因為日本的國土尺度比中國小,所以日本從北海道到東京,以200公里一小時的速度,三小時足以到達。為什么三小時的交通圈很重要呢?早上從北京出發坐高鐵,如果我們做磁浮的話,中午十二點在上海吃飯、約工作會議,下午回家,晚上回家吃飯,一天可以走一個來回,所以是三小時經濟圈。以我們現在250公里/小時的速度,從北京到上海要五六個小時,完全變成了兩天的概念,這是一個重要的差別。然而,200多公里的技術在日本,就實現了中心城市之間三小時經濟圈。如果要在中國實現全國三小時經濟圈,300公里/小時也做不到,北京到上海一千多公里,要500/小時的速度才夠。那么現在中國是要按照哪個制式去全面推廣鐵路呢?用250公里/小時的,在一些局部區域還是可以的,但是遠距離顯然不夠,因為我國幅員遼闊,從北京到廣州距離2500多公里。建設鐵路要考慮尺度和密度的問題,在北京到上海這一塊平原上,大概集中了中國八、九億人口。所以交通的布局、使用,還是要跟實際情況相結合,還是要系統論證。

  主持人:謝謝。我們這個環節就要到時間了,請嘉賓最后再總結一句話。

  朱云來:我們正處于一個比較焦慮的時代,其實國家已經取得了很多建樹,不需要那么焦慮,F在大多是高速增長的焦慮,如果去掉這個,國民可以平淡、平靜很多。其實我們的經濟長遠潛力巨大,需要一點耐心和時間,所以希望大家能夠淡定、氣定神閑地進行系統調整,這樣未來國家會走得更好。



名人訪談
Email: 名人訪談
責任編輯:005
回 [ 名人訪談 ] [世界名人網]
本文相關內容僅提供信息參考,敬請指正。

★………………歡迎讀者推薦投稿…………………▲
★……………所有作品版權歸原作者………………▲
★………所有圖文音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歡迎建議和提問,寫給: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國貿易機構
Auto Houston ZZI.Net 網站設計 廣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權/免責聲明][隱私保護][鼎力支持][編輯部~.*]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設計并維護
亚洲成在人网站天堂_巨乳人妻_亚洲一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在线